曾曾

【白魏】不加糖的爱情(下)

鱼尾葵。:

*欧欧西,勿上升真人
*我爱小瞎子
*谢谢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每一条我都会看好多遍!只不过社恐患者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_(:з」∠)_
爱你呦,比心心(๑•́ωก̀๑)


————————————————————————


白敬亭微博炸了。


一是因为常年八辈子不发微博的人突然发了一条微博,二是因为这条微博的内容是一张图片:两块紧挨在一起的慕斯,慕斯的造型非常简单,但层层堆叠的鲜奶油与乳酪使之看起来甜香绵软,入口即化。旁边两杯冰淇淋点缀着纤草和樱桃,整张图片光影构图角度都十分完美,看起来相当的甜蜜温馨。


热评第一条:???盗号了?


这一句获得了大部分人的支持,然而几分钟之后就有人站出来了:说盗号的小可爱们你们看看这熟悉的对角线构图啊orz!不是他拍的就奇了怪了!还有你们真没注意到图片边缘露出一个角的小猪佩奇手机壳嘛!


“大神你这么一说……”


“啊等一下我有点迷茫”


“这真是社会我白哥本人发的?”


“我白哥怎么了,我有点害怕”


“害怕+1”


“不知所措.jpg”


……


热评第二条:恕我孤陋寡闻,这年头都有不加糖的慕斯和冰淇淋了?


“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微笑.jpg”


“没有……吧?但这要是白哥的话,那就……真的有这个技术……了?”


“恕我孤陋寡闻。”


“我竟然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肯定是我们孤陋寡闻!”


“不加糖的慕斯和冰淇淋听起来就好难吃……”


“我也觉得真不加糖这得多难吃”


“难吃+1”


……


热评第三条:不是……你们都没注意到这甜品成双成对的吗!@白敬亭 哥你给我一个解释啊!!!


“卧槽突然惶恐!”


“公布恋情了?”


“卧槽别瞎说!”


“不应该吧……谁这么有能耐能搞定注孤生啊,这心理得多强大啊……”


“md楼上我本来要哭了又被你说的笑喷出来,给我们白哥留点面子行吗!!”


“+1我们白哥不要面子的啊!笑哭”


“注孤生就不能有个对象了咋的?”


……


稍晚一点的时候,“白敬亭 慕斯”就上了热搜并且坚强地挂了一整天,然而酷盖本人面对爆炸的私信和艾特,撇撇嘴理都不理。


很快猜的晕头转向讨论的热火朝天的粉丝们就发现这只是一个开始,以这张照片为基准,不加糖老师的形象开始全面崩塌。


众所周知白敬亭的采访是众多记者最头疼的事,从来不按套路来+随心所欲想怼就怼+话题终结者,使得他几乎都快被拉进黑名单了,比如这样:


“你是怎么想到来参加这个节目的呢?”
“××老师让我来的,说人手不够。”
“……”


这样:
“如何评价自己在节目中的表现呢?”
“我自己评价自己有啥意思?”
“……那如何看待网友对你的评价呢?”
“我自己的表现看他们的评价干嘛?”
“……”


这样:
“想对苦苦等候你发微博的白鸽说点什么吗?”
“新年快乐。”


以及这样:
“您对这次采访还满意吗?有什么给我们的建议吗?”
“少问点儿问了等于没问的问题。”
“……比如?”
“比如您对这次采访还满意吗。”
“……”


这都算轻的,还有一旦涉及到他感情方面的问题的时候,那是永远万能公式一样的三句话:


“都行都行。”
“哪儿来那么多为什么。”
“不告诉你。”


自出道以来所有的采访都宛若修罗场一样惨烈,所有采访过他的记者都心有余悸,感慨“不加糖酷盖”的大名儿真不是盖的。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画风突然就跑偏了。


在最近一次采访中,记者照例等问完了一些官方问题后就开始往感情上面引,“请问白老师,关于您最近发的那条微博,很多网友都猜测您是不是有新恋情了,您怎么解释呢?”


问完这个问题记者已经做好了被怼的准备,没办法,采访不就这些路数吗,不能因为他不按套路来就放弃这些问题啊,那还能问什么。


万万没想到上一秒还绷着一张冰山脸的白敬亭突然就脸红了,还伸出手摸了摸后脑勺,丝毫没什么威慑力的一句“我不告诉你”,说完就笑成了褶子精。


问他的记者被吓得差点当场揉揉眼睛再问问周围的人自己是不是做梦了,平静了好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艾玛这是有戏啊!赶紧的再接再厉:“看您这反应是有喜欢的人了?”


惊觉自己有点挂相的白敬亭赶紧把褶子收了一收,嫌弃地瞥了一眼记者:“我可没说。”


“那您想对您喜欢的人说些什么呢?”


“我想对他说……”五个字脱口而出后白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苍了天了,永远的反套路高智商酷盖就这样被一个浅显又愚蠢的套路给套路了。



白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干脆破罐子破摔了。他坐正身子对着镜头一字一句说的认真:“虽然他应该是听不到这句话,但我想对他说,爱情绝对不仅仅是锦上添花可有可无的东西,至少在我这里不是。”


魏大勋,并不是所有的承诺最后都会变成厌倦。


白敬亭没有再多说别的,也没有去管网上如何炸开锅掀翻天的,采访结束后就去找他的小甜点了。


魏大勋最近很不对劲。


具体要怎么说,就是自从和白敬亭在一起后,突然变得格外殷勤,不仅按时按点地做好甜品等他,就算被怼了被损了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叽里呱啦地怼回去,就瞅着他笑,越来越像一块大棉花,白敬亭掐指一算,这都不知道多少天没见过他怂皮怂皮的了。


这种改变说不上是不好,但白敬亭总感觉他越来越小心翼翼,和自己的相处也不自然了很多。


?啥情况啊这是。


白到店里的时候,已经没人了,魏只开了一盏小小的灯,估计是为了等他吧,白倚在店门上看他在暗淡的灯光下摸摸索索地忙来忙去,看了一会儿后放慢了脚步声悄悄接近,专心归置东西的蛋糕师并没有听到,他正在试图把一盒什么东西放到柜子顶上去,却迟迟对不好位置,白贴在他的身后,抽出那盒东西放了上去,魏一惊,猛地转头,却没料到白敬亭离他那么近,他的嘴唇贴着白的脸滑了过去,白湿热的呼吸就喷在他的耳边。魏大勋往后一仰,白扶住他的肩膀,眼看着他那张脸在昏暗的灯光下瞬间红到了脖子根,“小白,你咋不出声啊,吓,吓死哥哥了。”蛋糕师结结巴巴地说完后就呆在那里,白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魏大勋,我们谈一谈。”


小蛋糕师明显被这正式又严肃的开场白吓到了,他坐在椅子上,两只手扯着围裙,看起来相当紧张,连问他什么事都不敢。


白敬亭看不下去,伸出一只手把他折磨围裙的手扯起来,握紧在手里,另一只手撑着他身后的桌子,以一种十分亲昵的姿势把他圈在怀里,毕竟,他的本意不是想吓他。


“你最近为什么这么奇怪?”


“啊?”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什么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白白,你不饿吗?不吃东西了吗?”魏冲他眨眼睛,试图萌混过关。


“别跟我这儿转移话题啊,”白敬亭瞪他一眼,“严肃点儿。”


魏大勋感到十分委屈,拖长了声音:“我对你不——好——吗——”


“你对我挺好的。”好过头儿了好的有点奇怪了都。要不是知道他那个怂不拉叽的本性白敬亭简直要怀疑有什么惊天大阴谋等着他了。


“所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喜欢你呀。”魏眯起眼睛冲他笑。


白敬亭被这个直球打的措手不及,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才想起来压,又掩饰般地咳嗽了两声,“少贫,说实话。”


“我就是……我……”魏低了一会儿头,又抬起来,摸向他的脸,然后把眼睛移到那个位置,“我就是想,我对你好一点儿,再好一点儿,你就能在我身边留的稍微久一点儿,一点儿点儿……”魏越说越小声,头又慢慢低下去。


白敬亭说不出话来。


他从没像现在一样深切地感受到他的脆弱,他甚至从没想过白敬亭能一直跟他在一起,而是想他要是能在他身边留的稍微久一点儿,一点儿点儿就好了。


白敬亭想自己大概是不会安慰人的,因为他此时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似乎说什么都太苍白,都会让眼前的人离他更远一点。于是他他把魏的头抬起来,吻了上去。


一个温柔至极的吻,白的舌尖细细地舔过魏的唇瓣,又小心翼翼地钻进去,舔过他的上颌,缠住他的舌,温柔地扫过他口腔里每一寸软肉。


魏在这个吻里落下泪来,白敬亭伸手擦去他脸颊的泪珠,又吻了吻他的眼睛,把他揽在怀里。


魏大勋把耳朵贴在他的胸膛问他:“白白,你怎么这么好啊?”揽着他的人没有回答,于是魏又伸手摸上他的脸,从额头往下,抚过眼睛,在那颗泪痣上按了按,又向下划过鼻尖,嘴巴,“白白,你长得真好看。”他由衷的感叹。白还是没有说话,魏把手拿下来,圈在他的腰上,把头埋进他的衣服里,“白白,我好喜欢你。”


“好喜欢你呀。”


“魏大勋,差不多行了。”白用力揉乱他软趴趴的头发,“别再撩了。”


别再撩了,没感觉到吗,我对你的爱已经要溢出来了。


—彩蛋—


某天傍晚白敬亭偷偷溜进店里的时候,好巧不巧又碰到吃海绵蛋糕的大爷,于是他无所顾忌地把墨镜口罩都摘下来,大爷瞅了一眼似乎认出了他,于是默默加快了吃蛋糕的进度。


“魏大勋!”他扯着嗓子喊,“过来陪爷坐一会儿!”


戏精。魏大勋嘴角抽了抽,坐到他对面,“这位爷,要点点儿什么?”


“牛奶蛋糕。”


魏起身要去做,白拉住他,“怎么着这牛奶蛋糕长腿儿了会自己跑啊?”


于是牛奶蛋糕又坐了下来陪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唠嗑。


“白白,现在外面天空是什么颜色的啊?”


“粉色的。”白敬亭头都没抬地回他。


“啊真的吗?好看吗?”


“好看,还有红橙色的云和落日。它们已经快掉到山那头儿去了。”


大爷扭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空表示我不懂你在瞎鸡儿乱讲什么,而且为什么这小老板和这小神经病之间的气氛这么奇怪我不是很想继续待下去。他临走之前看了看桌子上比上次剩的还多的海绵蛋糕,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要打包带走,再也不在这儿吃了。


其实魏大勋可以闻得到空气中潮湿的味道,因此也知道外面一定不是什么好天气,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按着白敬亭描述的想象了起来,并忍不住翘起了嘴角,“哇,那么好看吗?”


白敬亭就坐在他的对面,眼也不眨地看着他,看着他嘴角的梨涡和眼里的星星,笑着“嗯”了一声。


我不是很会说情话,我喜欢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不加糖的酷盖,然而我遇见你之后也变成了一个瞎子,我看不到外面的云和夕阳,看不到花和鸟,树和草。我只看到你在我眼前笑着,你颊边的梨涡陷进去的时候,我也跟着陷了进去。


这是我的爱情,不用加糖,却足以让我溺死在其中。







—FIN.—

评论

热度(1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