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曾

【白魏】不加糖的爱情(中)

鱼尾葵。:

*欧欧西,勿上升真人
*我爱小瞎子
*统一回复上一篇的评论:谢谢喜欢!爱你呦,比心心(๑•́ωก̀๑)【小瞎子同款wink笑.jpg】


————————————————————————


“小老板你居然连白敬亭都不知道!”正在和一杯抹茶冰淇淋作斗争的女孩张牙舞爪地向他科普着自己的偶像,可惜魏大勋看不到她激动过头的样子,不过从语调的激昂也大概能判断出来。


不过听她的描述怎么越听越不对劲。


“我白哥!我跟你说小老板!男的就应该像他那样!”


“帅!酷!炫!”


“啊啊啊啊举铁酷盖!颜好音苏腿长!我吹爆他的重金属风!舔爆他的肱二头肌!”


“你是不知道他斜睨着镜头说‘不加糖’的时候有多帅!啊!我的心脏中了一枪!”


“呜呜我的超盐系小哥哥!”女孩摸着自己的头巾和银色金属风外套,撅着嘴抱怨:“我的愿望就是一切向我白哥看齐!但是我就是戒不掉甜品,这都要怪你啦小老板!”


由于眼睛看不见,魏做的甜点样式大都很简单,没有什么繁复的图案和花色,奶油玫瑰大概就是他做的最复杂的装饰了,而且店面又很偏很小,营业时间也很迷,但架不住味道好,因此也是有一些常客的,不多,但也足够他生活了。这个钟爱抹茶冰淇淋的女孩就是店里的常客之一。此刻她舀起一大勺冰淇淋送到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


“啊其实小老板你长得也不错啦,颜好音苏腿长都称得上,就是太奶了,一个大男人甜品做的这么好,还爱加双份糖,啧啧,用我们不加糖老师的话来说就是,”


“娘。”


“……????”魏被她气得无fuck说,胸膛一鼓一鼓的,看起来下一秒就要原地爆炸了。


“哎呀不气啦小老板,”女孩知道他脾气好,不怕死地继续逗他,“这都是不加糖老师说的,我可没觉得你娘,你这种超可爱小哥哥可是很抢手的,特别受男孩子喜欢!”


“????你说啥呢你给哥哥我说清楚!”


女孩不理他,挥挥手来了一句“钱给你转过去啦!”然后一溜烟跑了。


183的东北大汉被那句“娘”给撞的七荤八素的,咋?吃甜的就娘了?会做甜品就娘了?加双份糖就娘了?这话谁说的来着?她说白敬亭?是来搞笑的吗???


盛怒中的蛋糕师被手机“叮”的一声吓得一愣,接着传来呆滞又不失喜感的机械女音:“来自‘抢食的’的一条语音消息,来自‘抢食的’的一条语音消息。”


魏大勋撇撇嘴道:“打开消息。”


“魏大勋!我今天晚上想吃起司蛋糕,你记得做好给我啊,别忘了加双份糖!”


可不正是我们不加糖老师本人。


魏大勋真想把刚才跑掉的女孩抓回来让她看看她五迷三道的钢铁酷盖是个什么玩意儿,还不加糖,他都恨不得直接把糖精往嘴里倒了!


呵,虚伪的大明星。


被抢食的第三个月,难受,委屈。


白敬亭开着车奔跑在午夜的高速上,深深地觉得自己病得不轻。他甚至想把魏啥呀甜品店的蛋糕拿去化验一下,看是不是加了大麻。否则根本无法解释自己智障一样几乎每天都要跑过去虎口夺食的愚蠢行为。


呃……似乎也不能说是虎口。


摸清他的套路之后魏大勋曾试着做两份甜点,都被白敬亭以“哎呀我今天中午也没吃饭所以格外地饿”给通通夺走了,还要准备明天的甜品材料的蛋糕师眼睛又不方便,哪里还来得及再做一份,反正不管做多少份都会被白敬亭给抢走,这人不仅良心不痛还凭着日益熟稔的关系在蛋糕师不自觉露出“好可怜喔,我要哭了”的表情时一把糊上去揉乱人家的头毛,然后开着车溜之大吉。


每天都被抢劫一空还要被揉的乱七八糟的蛋糕师总是要呆呆地站好几分钟才能缓过来,摸摸索索地去准备明天做甜品的材料,简直就像一颗蔫白菜。以至于他极其想找个律师咨询一下如何应对不讲理买家的强买行为。


“魏大勋我的起司蛋糕呢?”人还没下车呢声先到了,魏翻了个白眼,在听到开门声后又迅速换上一副笑脸,“白白你来啦~我做好啦,还热着呢,你趁热尝一尝嘛?”


“你……”白敬亭把警戒等级提到一级,“你为什么这么说话?”


“可爱吖!”魏无辜地眨眨眼,白敬亭嘴角抽搐,“你可别整那些没有用的啊我告诉你……”话还没说完就被起司蛋糕的香气引过去了,魏大勋于是贴心地递上一把小叉子,白再次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叉起一小块送到嘴里。



咸的。


咸到仿佛用盐块堆砌成的。


要不是白留了个心眼儿只尝了一小块,此刻估计就陈尸甜品店了。


喝完满满一大杯柠檬水后白敬亭开口了,“魏,大,勋。”声音冷冷的低低的,倒是还算符合他的酷盖形象,“解释一下?”


魏大勋不紧不慢:“小白你不觉得吃甜的太娘了吗?我今天终于想通了,我不能看你一个大明星这么娘下去,我得让你做那什么,盐系酷盖,是叫这个名儿吧?”


白没有说话。


空气仿佛静止了,满满的山雨欲来的味道,魏一秒变怂,完了,生气了?


白敬亭是怒了不过是恼羞成怒,这人不是不追星不关心娱乐圈吗?当初告诉他自己身份时也不过就回了一句话:“哇小白你是大明星哇!这么厉害!”


现在都从哪听的这乱七八糟的,膨胀成这样?


完了,空气静止时间超过一分钟了,魏大勋强烈的求生欲终于觉醒了,他小心翼翼向前摸着,白也不动地方,任凭他摸到自己以后整个人挂上去,“白白,白白,我错了,你一点也不娘,你就是那什么,那盐系酷盖本人!真的!妥妥的!”于是白敬亭的脸更加黑如锅底,身上冷的都快掉冰碴子了,魏大勋放开他,摸着桌边拐到里面,几秒钟后又提出一盒小蛋糕,献宝一样举到他跟前,“白白!我错啦!我不就是皮一下嘛!我给你做好了真的,这个是加双份糖的!不甜不要钱!”说完又送一个标志性wink和一个深深的梨涡攻击。


说来也奇怪,虽然是失明,魏的眼睛却不是双目无神的那种,随时随地都盛满了小星星,尤其是笑的时候,又因为没有焦距的缘故显得更加无辜,当他冲着你的方向发送一个大大的wink的时候,仿佛一瞬间整个世界都被甜的融化了,白盯着他颊边的梨涡,心中警铃大作。


似乎,每天乐此不疲跑过来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做的甜品。


愣神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接过人家手里的蛋糕,鼻子里冒出一个单音节的冷哼来掩饰,心里却开始庆幸幸好他看不到,自己刚才的样子肯定是蠢爆了,一点都不白敬亭。


“还皮不?”


“不皮了不皮了。”魏又摸着桌边走过来,挂在白敬亭身上往他颈窝里蹭,“小白?白白?不生气啦?”白敬亭嘴上嫌弃地要死说着“起开别碰我”,但也没看出来他全身上下有哪一点在拒绝,魏伸手摸上他的脸,“耶!小白你笑了!”


蠢不拉叽。白敬亭任他抱够了才把他扯下来,顺便分享了还热乎乎的起司蛋糕,时隔三个月终于吃到宵夜的魏大勋简直要泪流满面。


打那之后白敬亭来的更勤了些,不忙着拍戏的时候还会在大上午魏大勋忙着做甜点的时候帮帮忙,魏乐得轻松,店铺门一关,坐在椅子上大爷一样指使着大明星。


“把低筋面粉拿出来,最下层靠左边的地方。”


“炼奶,第三层第二个格子。”


“黄油,第二层最后一个格子。”


白敬亭任劳任怨地忙碌着,一边听着魏大勋满嘴跑火车,“想当年哥哥的名头有多响亮,人称‘东北苏志燮’,追我的人有多少知道不?”


“奈何哥哥我爱花不折花,绅士的代名词,优雅本雅说的就是我。”


白冷漠:“直接说你母胎solo就得了呗。”


“谁说的?恋爱哥哥我还是谈过那么几……额,一场的。”


魏的笑容变得怀念,“飘飘是个大美女,当年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我哥们儿都要把我给羡慕死了,她真的是个好女孩儿,我出事眼睛看不见骗她说我劈腿了让她走,她都没跟我分手,还说要照顾我……”


白敬亭看他一脸回忆往昔幸福的表情就心里发堵,一秒调到酷盖模式张嘴就怼:“那她现在怎么不在啊?不是说要照顾你吗?”


“哎,”魏仍然笑着,“我哪能耽误人女孩儿一辈子啊,再说了,爱情其实也根本撑不过什么,说白了就是个锦上添花的东西,有更好没有那还能咋的,哥哥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放屁。”白敬亭突然开口。


魏被他吓了一跳:“白白?”


白说完这句话后抿紧了嘴不说话,沉默了半天帮他把东西都归置好,留下一句“我有个通告要赶”就走了,剩下魏大勋一个人茫然不知所措。


一整天的心神不宁。


其实他出了甜品店就后悔了,魏大勋茫然又畏惧的表情像是一把铁爪子不停地抓着他的心脏,事实上他只是想反驳他的观点来着,只是要开口的时候又不知道自己该站在什么立场跟他说,又怕说着说着带出点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时之间不上不下,又憋的难受,只好一走了之。


烦乱着烦乱着就傍晚了,白敬亭想或许自己应该道个歉,打开手机犹豫了又犹豫只说了一句:“魏大勋,我要吃牛奶蛋糕。”


这很酷盖。


白敬亭把手机扔到一边,懊恼到想拿头撞墙。想他堂堂北京小爷酷盖本盖,怎么着一遇到魏大勋就各种翻车现场,气死个人。


由于心里记挂着事儿,当天晚上白敬亭提前半个小时从活动现场溜了回去,到达甜品店的时候客人还没走完,他扒在门口看了一看,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大爷,正在吃一盘松软的海绵蛋糕,想来大爷应该对追星没什么兴趣,白敬亭于是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蛋糕师背对着他各种忙活,白往椅子上一坐张口就喊:“牛奶蛋糕牛奶蛋糕我的牛奶蛋糕呢!”


大爷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白敬亭只当看不见,满嘴“牛奶蛋糕牛奶蛋糕”地催个不停,直把人大爷催的捂住耳朵逃走了,这才安静下来。


牛奶蛋糕本糕转向他的方向,无奈地开口:“就要好了,再等一下。”


于是不加糖老师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了五分钟,就看到穿着白围裙的牛奶蛋糕端着两盘牛奶蛋糕小心翼翼地走过来,他立马长腿一跨接过一盘,另一只手顺手把人带了过来。


“今天怎么这么早?”


“收工收的早。”白敬亭拿着叉子吃了几口,就盯着人家小蛋糕师刚动了一口的蛋糕瞅,“我怎么觉得你那块比我这块好吃?”


“啊?那换一下?可是我已经吃过了。”白才不管他说什么,直接把两盘对换了,结果吃了两口又抱怨:“我觉得还是我那盘好吃。”于是又换过来,然后又吃两口又换过去,魏全程懵逼地听着盘子换来换去哗啦啦地响,直到白敬亭把两盘都吃完,心满意足地拿纸巾擦擦嘴。


“?我的蛋糕?”


白敬亭扭头看着他,搞不清楚状况的蛋糕师一脸的懵,还沾着面粉的刘海儿软软地垂下来,眼睛水润润地耷拉着,吃的那一小口蛋糕把大部分奶油都留在了他瘪着的嘴角,看起来真是好不可怜。


白的喉结动了动,“你嘴上沾了奶油。”


“啊?哪呢?”注意力极端容易被转移的魏去摸纸巾,白按在了他的手上,“我帮你吧。”


突然凑过来近在咫尺的呼吸声让魏大勋条件反射般向后靠了一下,下一秒头又被按住,白看着他,伸出舌头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卷掉了那一小块奶油。


本来就懵懵的人彻底僵在原地,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嘴唇上还残留着白敬亭舔舐后亮晶晶的痕迹。


白敬亭细细地品味了一下嘴里面奶油的味道,末了对他说:“糖放太多了。”


“白……白白……”


“在一起吧,魏大勋。”













—TBC—

评论

热度(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