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曾

【白魏】不加糖的爱情(上)

鱼尾葵。:

*勿上升真人
*我爱小瞎子


————————————————————————


浓郁的甜香味透过微微开了一条缝隙的车窗传过来,饥肠辘辘的白敬亭控制不住地踩下刹车,停在路边。


众所周知,作为一个酷盖,白老师本身拒绝与一切看起来“娘”的行为联系在一起,比如卖萌,比如撒娇,比如吃甜品。


“不加糖不加糖!”配上白敬亭嫌弃到皱成小笼包的脸,和疯狂摇摆拒绝的手,简直成了入门粉丝必补名场面,人赠外号“不加糖老师”。


然而此时的“不加糖”酷盖一边拼命耸鼻子恨不得把周围的甜香味全吸进去,一边恶狠狠地吐槽:“谁呀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事实上白敬亭有多爱吃甜品,怎么说呢,讲得通俗易懂一点儿就是,甜品在他心里的地位,那是要排在鞋前面的。


平时碍于镜头和人设忍着就忍着吧,辛苦一点就是了。然而现在,此刻,接近半夜十二点,饿着肚子孤独地坐在车里忍受甜味的折磨,白酷盖表示,我可去你丫的吧到底谁这么缺德?


环顾一周,午夜的街道冷冷清清,只有一家小小的,被挤在角落里的店铺亮着灯,一闪一闪的LED组成了幼儿园字体的店铺名字:魏啥呀甜品店。底下还有一行小字:爱你呦,比心心!然后是一个wink的表情符。


白敬亭眼皮抽了抽,从傻不拉叽的店铺名字吐槽到那行蠢不拉叽的字再到那个丑不拉叽的wink,吐槽了整整五分钟之后还是没忍住,打开车门下去了,直到走到店铺门口才想起来自己一没墨镜二没帽子三没口罩,然而他也只是犹豫了一秒钟就推门进去了。


管他呢,被认出来了大不了签个名合个影再告诉店主这是给别人买的不就得了。也没多大的事儿嘛,绝对不是被甜味熏晕了脑子,绝对不是。


刚把一大块牛奶蛋糕从烘焙箱里拿出来,专心致志往上涂奶油的魏大勋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吓了一跳,呆滞地抬起头。


然而白敬亭已经被瞬间浓郁了好几倍的奶香甜香勾的魂儿都没了,直直地看着魏手里未完工的蛋糕拼命咽口水。苍了天了大了地了,好香啊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心里面“啊啊啊啊啊啊啊”地刷着屏,面上还是要稍微矜持一下下,于是白及时把挂相的表情收回来,清了清嗓子:“额,那个……”


“哎您说。”欢快的带着笑意的一声热情地回应他。白这才抬起头,把视线挪到声音主人的脸上。


年轻的蛋糕师还举着奶油笔,眼睛弯弯,嘴角翘起了小小的弧度,却带出了一个深深的梨涡,白敬亭一时之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于是蛋糕师耐心地等着他,目光温和又专注。


等等,白敬亭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看到紧闭的大门,他不明所以,又往旁边站了站,然而眼前的人还是盯着那个位置,还开口问他:“您要买甜品吗?”


白想了想,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一挥,似是对他的动作有所感应,魏大勋笑着开口:“我的眼睛不太方便。”


酷盖白敬亭难得地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站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还是魏大勋的话把他拉了回来:“只剩布丁和芒果蛋糕了,有您想买的吗?”


于是满屋的甜香味仿佛一瞬间又回来了,白敬亭直勾勾地盯着那个被涂了一半奶油的蛋糕,“我想要你正在做的那个。”


“啊?”魏大勋瞪大了眼睛。


这啥反应啊?白小爷不满地撇了撇嘴,谁放着刚出炉热腾腾的蛋糕不要去要柜子里的冷蛋糕啊,“我就要那个,麻溜儿的快快快。”


“不是,我这个……我……我是做给自己吃的。”


“???”这年头生意都这么做了吗?白敬亭黑人问号脸,“不是大哥,你在这儿放一块儿香味飘出八百里的蛋糕不让我买,让我买旁边剩的冷蛋糕,这不好吧?”


我们不加糖老师本来不是强人所难不讲道理的人,奈何他现在实在是太饿了,跟面前的人搁这儿掰扯半天已经是极限了,再不加点糖就要挂这儿了。


蛋糕师似乎被他洗脑成功,看起来十分的不好意思,“啊,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我这给自己做的蛋糕都是加双份糖的,吃起来太齁,我这不是怕……”


啥?双份糖?不加糖老师的耳朵“嗖”地竖了起来,“就要这个就要这个。我就爱吃甜的,越甜越好!”仗着人看不到自己的样子,把平时藏着掖着的心里话说了个爽,白敬亭十分过瘾地催促着:“快快,我这还饿着肚子呢还。”


“哦哦,马上马上,您搁那椅子上坐一会儿吧。”蛋糕师愣了两秒,重又拿起奶油笔涂了起来,一双修长的手灵巧地舞动着,一朵朵奶油玫瑰就绽放在蛋糕上,末了又想起什么一样拿起可可粉在蛋糕上画了一个大大的wink笑脸,装盒,套袋,递出去,并附送一个大大的可可粉同款wink笑。


白敬亭被他这一系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整的一愣一愣的,即便他wink的方向并没有对准他,却还是感到耳根发热,他摸了摸头把蛋糕接过来就直溜溜往外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被叫住。


“那啥,先生,等一下?”


“啊?怎么啦?”


“那个,钱……”


白敬亭简直想把手里的蛋糕砸自己脑门上,果然是被甜味熏晕了脑子,这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糗使得他十分的恼羞成怒,抽出一张毛爷爷返回去塞到人小蛋糕师的手里,留下一句“不用找了”就闷着头溜之大吉。


等到钻到车里才后知后觉自己这行为看起来跟拿钱羞辱人家似的,还“不用找了”,当自己拍偶像剧演富二代公子哥呢?而且,万一,这么一大块蛋糕,根本不止一百的话……那可真是苍了天了。


白敬亭把脸埋在方向盘上,顺便来了一段rap。然后在无休止的自我怀疑中开回了家。


尴尬,羞耻,恼羞成怒。


果然,酷盖是绝对不能吃甜品的,他一边扯着蛋糕盒子一边愤愤地想。


浓郁的奶香就又跑出来,欢快地弥漫在屋子里,棕色的可可粉笑脸冲着他眨眼睛,小心翼翼用勺子挖起一朵奶油玫瑰放在嘴里,上好的牛乳香瞬间俘获了每一颗味蕾,加了双倍糖的蛋糕松香绵软,像是一大块蓬松的棉花糖直接把他整个人裹了进去,白敬亭眯起眼睛。


完了,这是他依依不舍地吃完蛋糕后的第一个想法,这绝对不止100块啊。


整个人都被甜品治愈的白老师幸福地窝在床上,打开手机选了一张不知道几年前照的举铁照上传了ins,并配文:今天也是一个酷盖。然后关上手机在床上打滚:妈的,太好吃了。青蛙捂嘴哭泣.jpg


第二天半夜又停在人家魏啥呀甜品店门口的白敬亭安慰自己:我就是来问一下钱是不是少给了,绝对不是还想吃甜品,绝对不是。


甜品店牌子上那个wink表情符还在一闪一闪,白敬亭盯着它,想起昨晚蛋糕师那个大大的wink笑脸,莫名地觉得这个表情符不是那么丑了,甚至还有点萌。


“咳……”这尴尬的开场。白敬亭捂着嘴轻咳了几声,站在原地看着又被他吓了一跳的蛋糕师。


魏大勋正在做一个草莓千层,淡黄色的酥皮和纯白色的奶油,鲜红的草莓叠加在一起简直赏心悦目,由于看不见,他做的稍微有点慢,手上的动作却还是稳的,即便如此,也还是被突然出现的动静吓得一抖,一个漂亮饱满的草莓就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他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白敬亭走过去,帮他把草莓捡起来,洗干净了又递到他手里,魏于是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谢谢。您要买甜品吗?”


“我是……我……”突然就卡壳了,白敬亭一边懊恼一边想台词,“我是想问……”


“啊!昨天晚上那个先生!牛奶蛋糕还满意吗?”


可太满意了,白敬亭心想,但还是矜持地来了一句:“还行吧。”然后又支支吾吾地问:“我那个钱……是不是少给了?”


“没有没有没有,没少给没少给。”


“啊是吗?”白敬亭松了一口气,“那个蛋糕多少钱啊?”


“……100.”


“……”想着自己昨晚那么大一声“不用找了”,白敬亭僵在原地,气氛些许的尴尬。


“今天剩的甜品有很多,您要哪个呀?”魏大勋忍着笑转移话题。


“你手里那个。”不假思索。


“啊?”魏再一次露出懵逼的表情,甚至还带了点委屈。


“麻溜儿的,饿着肚子呢。”这次换白敬亭忍住笑,又开始催人家。


“……兄弟你这饮食不太规律吧。”蛋糕师一边继续做他的草莓千层,一边小声地怼了一句。


“您不也一样吗,大半夜的不关门勾引别人。”白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勾引?”


“我是说你的甜品。”


“……”


这次蛋糕师的动作可没有那么行云流水了,乌龟一样包装好又蜗牛一样递出去,看样子是十分希望他中途反悔,然而白敬亭“噌”一下夺过去的动作击碎了他的幻想,没有什么焦距的眼睛又下垂了一点,活像一只讨不到东西吃的大金毛。


白敬亭废了一点力气压下去想要揉金毛头的冲动,又抽出一张毛爷爷塞到他手里,“这次够不够?”


魏大勋摸了一摸,嘴角也撇下来,就要脱口而出一句:“不够!”又怂巴巴地咽了回去,“……够了。”然后伸出手在钱柜摸索,“我找你钱。”白敬亭按住他,“不用找,我明天晚上还会来的。”


“啊?咋还来啊?”魏没忍住,直接挂相了。






—TBC—

















评论

热度(787)